钢冠科技

箭塔村的自我升级:从相对贫困到孵化多个创业项目,推动乡村前行的力量在哪?

字号+ 作者:生活头条 来源:未知 2020-10-17 我要评论

导读:这个“相对贫困村”该如何脱贫,脱贫后如何继续发展经济,仍是巨大的难题。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(ID:jjbd21) 作 者丨李果 编 辑丨李博 箭塔村并没有箭塔。 这座位于四川

  导读:这个“相对贫困村”该如何脱贫,脱贫后如何继续发展经济,仍是巨大的难题。

  来   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(ID:jjbd21)

  作   者丨李果

  编   辑丨李博

  箭塔村并没有箭塔。

  这座位于四川省成都市与雅安市交界处的小村落里,只有半座矗立了一千多年的“蛮塔子”——这被文物专家考证为唐代的印度式佛塔,经年累月,风吹日晒,又经历几次地震,原本七层佛塔仅剩四层。

  在千年的时光里,蛮塔子看着村里面无数代人繁衍生息,日夜耕作。但近十余年来,离开箭塔村的年轻人越来越多,这个小村落也成为成都市为数不多的“相对贫困村”。而它的旁边,是吸引了多位文化人常驻的明月村。

  当箭塔村还在为发展方向犯愁时,明月村的窑火烧得正欢,迎来送往无数游客在这个网红村打卡。

  原本在箭塔村作为扶贫干部工作的伍茂源有些不服气,箭塔村有趣的可太多啦!他把箭塔村故事讲给许多人听,讲到最后,干脆辞掉成都市政协的职务,选择留在箭塔村去实现这个梦想,推动一个村子往前走。

  年猪祭背后的村民协作

  2016年,成都市推行第三轮第二批精准扶贫帮扶,彼时还是成都市政协公职人员的伍茂源被派驻箭塔村担任第一书记。

  尽管箭塔村没有箭塔,但当地的历史文化资源非常丰富,汉墓、南北朝邛瓷、唐佛塔、宋代铸币厂、明驿井、清代大型水利工程遗址,千年文明,一村尽收。

  箭塔村渊源何来,历史如何变迁,似乎没有村民能说得清,这些散落在乡间的历史遗迹,与箭塔村一样被埋没在时代浪潮中。

  礼失而求诸野,在扶贫的两年时间里,伍茂源用脚步丈量了每一寸土地,他去考证每一处古迹,和村中老人交谈。最后,他把自己看到的、听到的都写进去,写成6万字的“箭塔村志”,并结集出版。

  “这让很多村民第一次了解到,原来生于斯长于斯的箭塔村,有如此丰富的历史。”伍茂源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。

  不过,这个“相对贫困村”该如何脱贫,脱贫后如何继续发展经济,仍是巨大的难题。

  “乡村振兴所提到的五个振兴中,外界多谈及产业与文化振兴,但在箭塔村五年的实践中我认为‘组织振兴’才是关键。”伍茂源说。

  中国有成千上万个村庄,不是所有村庄的天然条件都能够吸引大项目、大资金的青睐。因此,绝大部分村庄只有加大内部信息流动,累积村庄内部的社会资本、货币资本、智力资本,实现以乡村内生动力为核心的振兴战略,才能推动产业与文化的振兴。

  但现实情况是,农村长期实行的家庭联产承包制,使得农业的生产方式以家庭为单位,村民没有群体性组织协作的经验。

  把村民们联合起来,培育他们的组织性,是既能让乡村和工商文明接轨,又能保护和传承乡村社会结构的方式。但村民之间所建立的信任关系,并不能通过严肃的工作来完成,这需要一场不分尊卑老幼的活动。

  箭塔村村民们沿袭至今的祭祀猪神菩萨的活动——“年猪祭”成为一个契机。

  箭塔村“年猪祭”

  图 / 箭塔村综合服务监管平台

  2016年底,伍茂源与当时的村书记高永强商议,把过去以家庭为单位的年猪祭活动扩大成全村合办。这个提议出乎意料地获得了全村的支持,在旁边的明月村发展越来越好之时,这个正在为脱掉“相对贫困村”帽子而努力的村落,把“年猪祭”活动看作是“全村的希望”。

  在大家的努力下,一个从来没有举办过大型活动的村子,在2016年底的“年猪祭”活动中吸引了1000余人参加。

  “这给了本地村民很大的启发,原来以为要依靠新村民去推动乡村的发展,但结果依靠本村村民就做到了。”伍茂源说。

  “年猪祭”在游客们看来是一场民俗活动,但却成为了当地村民的精神丰碑,至今已经成为箭塔村最重要的公共文化节日。这也唤醒了村民们的“公民意识”,以往惯于松散的村民们,展现了高度的组织纪律性,在每年活动举办前,村民们各司其职,合力推进。

  第一届“年猪祭”吸引了1000余人参加,2017年达到2000人,2018年增加到3000人,2019年末的那场活动则达到5000人。

  2017年初,伍茂源辞去工作,专注在箭塔村进行社区营造。他认为,在箭塔村的所有工作都需要导向一个结果,那就是在乡村中建立更紧密的社会关联度。无论是年猪祭还是修村志,都是为了增强村民的联系程度。资源要素的快速流动,推动了城市商业的兴盛,乡村亦是如此。

  这一点亦符合成都市在城乡社区治理上的总体要求。2017年9月,成都市出台“城乡社区发展治理30条”意见,坚持“还权、赋能、归位”的核心理念,推动城乡社区治理机制改革。

  伍茂源对此的解读是,社区组织关系能够更好地实现多元协商的民主基层自治,减轻基层党组织的工作负担。在乡村振兴的实际工作中,一个村干部往往需要面对几百个村民,村中琐事颇多,若不能实现基层自治,则工作压力巨大。

  作家、漆艺家纷纷入驻

  “几年时间,箭塔村村民的显著变化是,大家再也不是过去等靠要的状态。”伍茂源说,“箭塔村在成都最偏远之处,以前大家认为这个村要发展起来,必须依靠一家大公司,但现在发现靠自身的团结协作也会有机遇出现。”

  伍茂源早已把自己看作箭塔村的一分子,“你到箭塔村,就是到我们家,我有责任和义务把最好的一面展示在客人面前。”

  整个村庄的变化很显著,2017年4月,箭塔村的第一家民宿开业,现在这个小村庄已有5家民宿。

  2017年底,箭塔村成功地退出了相对贫困村。那年,村里的人均收入增加到了1.7万多元,2019年将超过2.5万元。

  不断更新和发展的箭塔村,吸引着老村民的回归、新村民的加入。

  在箭塔村临河的地方,住着被当地村民称为卢老师的作家卢树盈。见到卢树盈时,她是典型的农家女打扮,刚从田里耕作回来,裤腿上带着泥土,热情地为来客泡茶。

  卢树盈在箭塔村有一栋颇具日式风格的小楼,楼外有树林,门口是河流。她白日耕作,夜晚书写。箭塔村的风和月,都变成美好的文字。一波又一波的游客因此被吸引到她的小楼里,来客时,卢树盈便换下农衣,着装整洁地向听众讲述村中轶事与她写下的戏剧、童话故事。

  作为川西林盘之地,箭塔村仍保有野生漆树林,这吸引了成都漆器制作技艺传承人小鱼来到村里创办漆悦轩漆艺馆。

  村中不闭户,伍茂源认为这是最有乡土情怀的地方。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那天,小鱼去成都办事,家中大门亦是大开,两只黑狗见客人来热情摇尾巴,漆悦轩的院内处处有文艺风格。

  “小鱼来这里并非求财,而是认为箭塔村适合她的艺术创作,因此才留了下来。”伍茂源说,“箭塔村如今形成了很好的创业氛围,特别能吸引青年人才的到来。”

  2020年国庆中秋的8天长假里,箭塔村连续举行了8天活动,有漆悦轩的柴烧茶具扫金花纹制作,有起源于盛唐时期的蒲江幺妹灯艺术入门学习,甚至村中的老中医家也举行了养生月饼的体验课。

  如今,箭塔村有了10个正在孵化的创业项目,包括文创、民宿、餐厅等。

  2020年9月7日晚上8点半,伍茂源组织了一场“箭塔村美学夜话”,对箭塔村非遗节的方案及箭塔村的发展方向进行了探讨。他特意拍了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,上面写着:“一个村总要往前走。”

  更多扶贫相关报道,

  请点击图片看专题系列报道:

  本期编辑 陈思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21世纪经济报道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产业“造血”助推精准扶贫的麦盖提样本

    产业“造血”助推精准扶贫的麦盖提样本

  • 新疆扶贫工作的独特性在哪里?

    新疆扶贫工作的独特性在哪里?

  • 中共中央政治局:要使成渝地区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、科创中心、改革开放新高地

    中共中央政治局:要使成渝地区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

  • 深圳特区40年 20位企业家眼中的“特区印象”

    深圳特区40年 20位企业家眼中的“特区印象”

网友点评
精彩导读
热门资讯
关注我们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


关注微信
手机网站
关于我们